当前位置: pt138 > 拳击技术 >
中日拳击之间是学习者还是挑战者?
发布时间:2019-09-12 03:45   信息来源:admin   
       小   中   字体:大  

  中日之间的拳击交流这两年日渐增长,在中国拳手和日本拳手同等战绩的对抗比赛中,总体来说是输多胜少。特别是进入2019年以来,中国几位有些名气的洲际拳王和日本对抗中,中国140磅排名第一的WBC国际拳王/WBA亚洲拳王拜山波被TKO;WBO洲际青年拳王王健客场受伤被TKO;即将挑战WBC ABCO continental 头衔的余有古和王健同场打平已经停赛两年刚刚复出的对手;112磅中国排名第一的WBC世界银腰带持有者乌兰在和日本新人王对阵中被击腹数八赢得也很辛苦。

  在2017年以前,我可以说除了少数职业拳击人和资深拳迷, 绝大多数人对日本拳击都不是很关注,也不是很了解。甚至因为照顾民族情绪以往挑选和中国拳手对决的日本拳手相对来说实力都不是很强,导致对日本拳击有种误解认为日本拳击并不怎么样。

  直到2017年7月28日,默默无名的搬酒工木村翔TKO我国拳击史上成绩最好的拳王邹市明,中国拳迷受到震惊,才开始对日本拳击关注一下子多了起来,从而也开始逐步更多的了解日本拳击。(备注:本人观点:2017年的木村翔获胜并不是因为他比邹市明优秀,而是邹市明赛前备战出了很大的问题。)

  这两年经过多方交流和媒体网络文章,让大多数拳迷了解到:原来隔着一个东海,我们几千年恩怨情仇交叉的日本,职业拳击竟然强大到如此的程度:曾一度同时拥有12个世界拳王,并且有两个在他们的级别里属于统治级的拳王!

  可能说一个现实的问题,很多拳迷不喜欢听:不要相信某些电视节目给你们制造的动不动就打倒日本拳王的假象,中日职业拳击之间的差距真的有一个东海这么宽。一个帝拳拳馆或者一个大桥拳馆的水平,整个中国职业拳击所有高手加起来都不能与之媲美。。

  那我们中国职业拳击和日本职业拳击之间到底差异在哪里?由于篇幅限制,且我们从以下方面简浅的分析一下:

  拳击发展是一个技术积累和传承的过程。早在1952年白井義男 就成为第一个获得四大组织世界蝇量级拳王的日本人;到今天,曾经拿过世界拳王的日本男女拳手人数一共已经超过110人(男92,女18),而且还在不断地产生新的世界拳王,平均一年将近产生两个新的世界拳王。

  而我们中国虽然早在1920年就开始了拳击运动,但是因为1958-1985,(1988年组建新的国家队)之间的将近30年的中断,让我们的拳击运动底蕴比日本薄弱了很多。到目前为止我们中国只产生了8位世界拳王(3男5女)

  日本是一个尚武的民族,武者在日本受到很高的尊敬甚至崇拜。他们的孩子放学后第一件事就是去运动,不管春夏秋冬都可以看到放学后运动的孩子们。在日本的拳馆里看到很多小孩子7,8岁就开始训练,而且有些实战水平相当高。每次去日本参加比赛,穿便装的拳王往往都会被人认出来,从而要求上前合影,女孩子们更加是崇拜强者。

  而我们中国宋朝以后就开始重文轻武,文人的地位远远高过武者,一介武夫就是武者的形象说明。小孩子放学运动被认为是不务正业,应该赶紧回家做文化功课以考取一个好的成绩。对于从武的人,社会第一反应就是粗野的人,而不是人类的强者。

  到目前为止日本注册的现任拳手有2500多人,在boxrec活跃职业拳手有1294位,亚洲另外一个拳击强国菲律宾787位;泱泱大国中国只有447位。同样的相关的职业拳击教练,推广人,经纪人,裁判人数也有着相当大的差异, 日本的著名裁判福田勇治一年要做700多场(bout)裁判工作。甚至包括拳击记者,在日本也有很多能够得到推广人的资助或者网站媒体出资跟随日本拳手团队出国报道比赛情况,而在中国能够得到推广人资助的拳击记者能够出国报道的次数,大概只有个别记者偶尔能有一两次。

  在日本基本上每个星期都有两到三场职业拳击比赛,日本也很注重推广业余拳击比赛。而在中国常常一个月一整个国家都没有一场比赛。日本的各地推广人有很多小规模的比赛不停的举办,而我们中国的推广人则一味求大,很多推广人一年只能办一场比赛,因为总是在寻求百万级别的投资。

  从技术水平上来说,中国拳击的技术水平并不比日本差,特别是很多在体制内从小训练多年之后加入职业拳击的拳手,基本功反应能力技战术水平都很高。但是差距就是在对抗水平!不管是实战训练还是比赛,中国职业拳击的对抗强度和抗压能力比起日本菲律宾都差很多。很多比赛看起来日本拳手的技术并不比中国拳手好,但是他们的意志力和永不疲惫的对抗击打能力,往往能够在比赛后半程摧毁技术更精湛的对手。

  虽然目前日本的职业拳击已经在走下坡路,但是土壤仍然还算肥沃,起码观众有付费习惯,电视台有购买版权的习惯,商家有踊跃赞助自己喜欢的拳手的习惯。我甚至在日本拳手的出场短裤上看到章鱼烧小店赞助的商标。也就是说一个比赛拳手能得到大大小小的不求立刻汇报的资助,拳手带着商家的商标宣传打比赛,商家都会感到自豪,哪怕只是一个普通拳手。而我们中国的市场相对来说还刚刚从贫瘠干涸往湿润发展,离肥沃还很远。付费习惯还没有养成,赞助商也只是赞助大型比赛,对于运动员个人的赞助还很少。这个是个观念的问题,不仅是商业的问题。

  日本很多拳手都是从业余拳击打起,有中学生联赛和大学生联赛,选拔出来的很多优秀人才会参加奥运体系的比赛。然后成年后大多数拳手会加入职业拳击。所以优秀人才辈出。但是我们中国大批的从小练起的优秀人才,从体校到市队省队到国家队到打奥运比赛,大批的优秀拳手会得到国家或者地方安排的稳定或早早转业进入社会工作,早早退役。少部分巅峰期已过的体制内优秀拳手加入职业拳击,就包括邹市明进入职业时,已经过了他的巅峰状态了。大量的优秀人才在都在体制内的漫长过程被消化截停了。当然俱乐部培养出来也有很多优秀人才,但是其基数相对于体制内优秀人才来说,实在是很少很少,而像徐灿这样个人没有后顾之忧,父母以举家之力培养的情况毕竟是凤毛麟角。

  日本职业拳击协会JBC是自下而发的一家民间公司,受到所有推广人和99%拳手的认可,他们制定统一的合同,统一的规则,统一的排名体系,统一的保险,统一的注册机制。美国有很多的各地拳击协会和运动委员会,但是美国有统一的商业法律啊,比如说阿里法则就必须全国遵守。 这样的统一的规定和法则,让整个国家的职业拳击运行有条有理。而我们国家在职业拳击领域统一的规则和合同协调体制还没有形成,还都是各做各的。

  所以和我们邻国日本,泰国,菲律宾比起来,中国职业拳击在亚洲都还有一定的差距,更不要说和墨西哥,美国,英国这样的老牌拳击强国相比了。

  在我和日本同行交流的时候,我认为中国职业拳击目前是日本职业拳击的追赶者,但是很快我们就会成为挑战者,因为我们国家的职业拳击目前正在飞速发展中。同时我们有的地方应该学习日本, 但是学习的方式和内容哪些合适哪些不合适,值得大家共同探讨,同时也想给出我的一点浅薄的建议:

  抛开山头和门派之分,中国的推广人之间可以增加合作。在中国能够获得足够的赞助资金,一年推广四场(每季度一场)中等规模赛事以上的推广人屈指可数,目前大概就是拳威四海,小平体育,盛力世家和鹰图腾了。 大多数推广人一年只能推广一两场赛事。我们中国推广人应该学习日本人,抛开意识形态的成见,抛开内心的骄傲,互相合作,以现实的市场经济思路为指导,共同分担成本,各自获取各自的利润。这样才能够像日本一样让比赛场次越来越多,让比赛质量越来越高。

  我们很多中国推广人一旦有了自己的种子选手,就不愿意和其他推广人的拳手比赛,生怕输了自己就不是中国第一了,生怕输了自己公司名气不如别人了。反观日本拳手最热衷的就是先在日本对决出来谁是日本第一,从新人王开始就有对绝。 日本人也有很多世界拳王头衔都是优先由日本人和日本人之间对绝。 中国这一点应该向日本学习!有很多推广公司私藏的拳手,其实能力并没有到中国第一的强度, 但是推广人一直给他配对比较弱的对手,不敢挑战强手, 虽然看起来一直保持着某组织洲际拳王的头衔,但是实际他的积分和综合排名已经不断下跌,跌出中国P4P前十了,而且离世界水平比赛的距离,越来越远!这样的拳手培养方法只是自娱自乐自欺欺人,是没有未来的!

  每一次日本JBC秘书长安和内刚先生遇到我,都会问我中国会不会推广更多的青少年业余拳击比赛,我实在是无言以对。这里的业余不是体制内业余比赛的意思,而是类似于白领比赛的业余比赛。在年轻拳手成为职业拳手之前,应该更加多的参加业余比赛。比如说去年KO徐达,TKO洪家庆,今年TKO王健的三位日本拳手,包括和乌兰打得纠结的日本拳手,虽然职业战绩很少,但是青少年期间参加的业余比赛已经高达几十场了。 青少年业余比赛时培养兴趣和广泛人才的根基,是职业拳击的前哨战。

  不是每一个拳手一开始都有底气瞄准世界拳王的目标而加入职业拳击的,不是每一个推广人都有能力运作自己的拳手挑战世界拳王的。成为世界拳王是一个美好的愿望,但对于很多新人来说好像遥不可及根本不知道怎么达成。所以需要脚踏实际从中国第一做起。 每一个拳手起码都有一个成为全国第一的信心和愿望。一个好的排名系统,让拳手知道自己身处何处,如何追赶目标成为第一。 中国需要推出一个自己的排名系统,甚至一个公平的赛事平台决出谁是真正的第一。 目前在做中国拳手排名系统的有两套系统, 一个是boxrec的电脑计算方法;一个是以bxorec为主要参考的WBA中国排名系统。 但这两个都还不够! 中国需要一个来自于各界,各组织各机构的排名评选委员会,做出一个公正的没有任何偏向的排名系统,每年评出各项最佳拳手。而且还需要和各大组织接洽,不管有没有洲际头衔,中国第一就应该进入亚洲排名, 甚至向日本一样进入世界排名

  日本和美国都有很多四回合基础赛事,以让更多的新人加入职业拳击,也让拳手又更多的机会得到锻炼。 我们国家应该更多举办四回合赛事。很多人不明白为什么强调四回合?因为四回合是拳手从业余体系向职业体系转变的第一道关,也是最容易越过的门槛。同时也需要每年打出新人王, 新人王的头衔只需要六回合就可以争夺,不需要一定要八回合的国家头衔。

  如前所述,在中国很多推广人就是一年一两次大型比赛,一场大比赛的成本人员住宿投入很大。 那么既然已经投入了一两百万,为什么不在大赛前一天或者下午多增加4回合的基础赛事呢?赞助商也不能只瞄准打型的比赛,也应该积极参于小型比赛,甚至融合于商业推广或者会议展览的小型比赛。让更多的本地拳手参加,也让更多的新人有比赛可打,有战绩和积分可以积累。

  拳击体系不能存在一言堂式自上而下的指令和垄断,杜绝任何一来自政府形式的硬性垄断行为。中国人多地广,从事职业拳击的专业人士还很少,中国职业拳击还在初级发展阶段,需要一个百花齐放的活跃市场。 中央政府也多次明确要让体育事业自由蓬勃发展。拳击事业的发展不应该走计划经济时代管制和指令的方式,而应该交给市场,市场优胜略汰的竞争机制会发展出真正的强大推广公司和一批世界拳王。职业拳击协会也应该专注于自己的服务型职能,而不是统治性职能。

  但是中国职业拳击需要建立一个自下而上的由各推广人各组织共同协商议事的委员会,应该协调合作,共同建立统一的规则,统一的合同和注册转会体制,甚至包括统一的医疗保险标准。正如之前所述全国排名委员会的建议, 中国的职业拳击推广人和各种组织协会也应该有一个放下个人喜好和统领欲望,包容各个组织和协会的全国委员会,共同议事投票制定公约,从而产生全国都遵守的统一规则。

  为什么日本的拳手的综合排名都很高,有很多并没有拳王头衔, 但是他们的世界综合排名却很高,很多都能被排在世界组织前十五位。 因为他们互相之间的很多对决,打得都是积分很高的拳手。即使一个拳手拿到了洲际头衔进入世界前十五排名, 但是还是不能向前获得更高排名的原因,就是排名委员会会看这个拳手打得对手是什么样的质量和积分。 所以中国拳手应该多和积分高的对手对阵,在中国本身没有这么多高积分的拳手互相比拼的情况下,可以多挑选国外高积分对手,以尽快增长积分, 尽快提高世界排名。 不过这个对于比赛配对的技术含量要求就极其高。

  很多推广人比拳手拳王更能够抢镜头,推广人获得的宣传比拳手多得多了,但是他们忽视了一点:拳手才是拳击运动的聚焦点!推广不出优秀的拳手打出精彩的比赛,任何推广公司都没有前途。推广人或经纪人签约优秀拳手也需要有责任心,不能只想着占有一个好的拳手在名下,却没有能力培养。 而是应该清楚自身的情况是否有能力提供技术团队,是否有能力推动拳手向上发展。这几年的中国职业拳击发展过程中,有很多优秀的人才锐气减失眼争看着慢慢变为平庸,被埋没了。拳手签约推广人也应该看清楚,这个推广人是否有能力让你达到你所要的理想。

  中日之间拳击对抗接下来可能会更加多水平更加高的交流对抗。 五月十二日两位不败年轻小将:WBA中国青年拳王马革安(6-0-0)和日本新人王佐佐木莲(8-0-0)将会在香港DEF的赛事中展开一场恶战!五月二十六日WBA世界拳王徐灿将会在家乡江西接受日本人久保隼的世界头衔挑战; 六月一日余有古将会在西安挑战世界综合排名88位的宇津见义广争夺WBC 118磅 亚洲大陆拳王头衔!

  总而言之,中国和日本之间,先是日本把中国当作老师,但是明治之后后来居上超过中国。而后中国向日本取经学习,经济总量再次反超日本。虽然中国人都希望各方面超过日本,但是现实的情况是,中国职业拳击的确相对落后于日本。于是我们先要学习然后再发展超越,中国拳击不会像中国足球那样看不到前途,中国拳击的快速发展,很快就能出更多的世界拳王。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COPYRIGHT © 1977-2018  BY pt138|顶级娱乐网址 ALL RIGHTS RESERVED